腾博会t68官方网站

菁菁校园 > 学生作品 >

总有风景,让我难忘

作者: 911甘立君      点击数:

  吾生之地,便是故乡。——题记
  我从小便是爱花之人,这可能要归结于我的奶奶,她是一位园艺师。
  牡丹的大富大贵。海棠的艳美高雅,没有使她赞不绝口;清新脱俗的兰花,淡泊名利的菊花,也不是她的最爱;生而有节的竹子,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,依旧不能获得她长久的赞美。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花,使我的奶奶在见到如此名贵或高尚的花儿面前,都不能完全吸引她呢?在她有生之年,我都没有找到过答案。
  奶奶过世后,全家人在她的故乡举办了葬礼,我这个从未去过乡下的孩子,第一次看到了不同于城市游乐公园的风景。
  山路不止十八弯。车绕上狭窄而蜿蜒的山路,再转到坑坑洼洼、凹凸不平的石子路面,我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五脏六腑都要颠出。我忍着强烈的不适感撑到目的地,头上是强烈的阳光,四周是绿色的棉花田,延展到大坝上的马路边。这里几乎都是低矮的木房,在西边最里面的、围墙都倒了的房子,便是奶奶曾住过的地方。
  从后门走出去,及脚的地方也是田地,我站在石头上,目光所及之地有一大片金色的光。我揉了揉眼,以为自己看错了。再走近一点点,其它被遮挡的部分也全部露出来了。那是一片金色的湖面,安静的没有一丝波纹。广袤的田野里,它占据了一大半空间,远远看去,有蝴蝶和蜜蜂在上方飞舞。我呆呆的站在原地,视线好久都不能离开。父亲找到了我,看着我有一点疑惑的脸,笑着说:“这是油菜花啊,也是一种很常见的农作物,这才是你奶奶最喜爱的花。”
  啊,原来是油菜花,成千上万的花朵汇在一起如此美丽,难怪深得奶奶喜爱。
  不是眼花缭乱的色彩,只是单纯的一片金黄;不是金子般的耀眼,而比它们更透彻、明亮。金色的湖水淹没了稻草人,淹没了羊肠小径,淹没了远处山脚下的碧绿。而我,恍惚间听见孩子们嬉戏的声音,那是一首我熟悉的童谣,也是小时候奶奶安抚我睡觉的安眠曲。我有些激动,像远游子回到家乡的那种感觉。而高过人头的油菜花,它甚至从未出现在一方庭院里,可乡间的田野里,处处有着这样的油菜花田。
  再听长辈说,这片花田经历过三代人的栽培;又听闻,不曾出过镇上的孩子,都在油菜花田里长大。我想到奶奶曾经谈起“家”,脸上就浮起祥和的表情。
  原来,奶奶对它们的“恩宠”不仅仅是外貌上的金黄。它包含着奶奶的童年,有它的地方,便是故乡......
  如此般风景,永生难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