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博会t68官方网站

菁菁校园 > 学生作品 >

一块红薯

作者:高二出国班 段莉燕 指导教师:吴瑕      点击数:

  那个冬天,很冷,也很温暖。
  我照常从补习班下课搭公交车回家,在每次去车站的路上,都要经过一个“疯老太”的住所---一间小破屋,光是停驻在门口都能闻到一股恶臭,让人避之不及。待我经过她家门前时,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蜷缩在屋外的角落,一头凌乱的白发盖住了那凝结了污垢的面容,身着一件很刺眼的大红袄。一股白烟从她手里钻出,被她视为珍宝似的红薯安静地躺在她的手心,嘴里也不知在念叨什么。我当时和其他路人一样,用怪异眼光去看她,并不知她为什么要这么做,只是觉得很荒诞,同时也为这命运悲惨的人感到可怜。
  我加快脚步,想快点走过她门前的这块土地。到了离她家大概200米的车站,凛冽的寒风像刀子刮在我的每一寸肌肤上,我只能来回走动以防被冻僵在这里。我转过身子,瞥见了一个男子倚靠在离车站不远的一棵树下,当我走过几个来回后再往那里看,发现那个男人已经在树下蜷缩成一团,约莫三十左右,在沉重的白雪之下,他那冻得发紫的脸显得更加刺眼,他头顶的帽子显然已经快承受不了雪的重量。我停住脚步,正在犹豫要不要去帮他时,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,只得向他投出了怜悯的目光。
  一个身影一点一点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我定睛看,白头发,大红棉袄,一瘸一拐地走来……这难道是---“疯老太”?果然是她,只是在她起身走路的时候,覆在红袄上的雪褪去不少。她向那个衣衫褴褛的男人走去,递给男人那被她视为珍宝的红薯,热气已被寒冷侵蚀消散,我想在那个男人看来,这是炽热的,滚烫的。公车缓缓驶来,我不得不上车去,我赶忙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。我扭过头,透过车窗,我看见男人伸手接过红薯,伴随着车子发动的声音,我越来越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,只是依稀觉得“疯老太”很高兴,慢慢地,两个人影在我的视线里模糊,直至消失。
  第二周我下课经过“疯老太”家门前时,却不见她蜷缩在墙角。后来有人提及她时,道出了她那悲催的命运。他的丈夫在她最美的二八年华时永远地离开了她,她含辛茹苦地养大自己的儿子,未曾再嫁。终于把儿子养大,以为要熬出头时,在外面打工的儿子却下落不明,有人说是失踪,有人说是犯了罪,也有人说不在世上了……在那之后,她卧床不起,最后的精神支柱已经断裂,精神也逐渐变得不正常。可她还记得自己的儿子最喜欢自己烤的红薯,因此手上一直都捧着一个红薯,嘴里念叨的,是他儿子的乳名。
  在我得知这些之后,想到自己曾和那些路人一样对她投去鄙夷的目光,便羞愧万分。又想到在车站偶遇的场景,她应该是把那个男人当成自己的儿子了吧。
  又过了几天,“疯老太”终于在这世间得到解脱,她永远地睡了过去。
  那个冬天,很冷,但更是温暖。